触摸飞雪

我从南方来,触摸到了雪,它是那样轻盈,那样纯洁,那样妩媚。

到达黑龙江的那天晚上,下了一夜的雪。黑夜吞噬了窗外的景色,抬望眼,只能窥见如墨一般黑的夜。我静伏在窗前,倾听着浅浅的簌簌声。我生在南国,享受着如春的气候,有时望着照片中的千里冰封,读着精美的诗词,也只能徒生艳羡之意。如今,大雪就在眼前,心里有些小得意。

那一夜,我带着诗意入眠。

清晨,曦光洒落在人间,唤醒了沉睡的大地。北国一片苍茫,整个世界只剩下洁白素色。按耐不住心中的躁动,我急匆匆披上一件大衣便往外跑,捧起一把雪,让它在阳光中慢慢融化在手心。雪是冰凉的,如一把冰锥深深刺入血脉,凉彻心扉。

四周寂静,世界像是被放空,只有我一人。大雪纷纷扬扬,静寂无声,但我分明听见了大地的苍茫,听见了它明丽的冷艳,听见了它的孤寂。树上那一簇簇的白色花蕊,仿佛让我看见了一群小马驹从雪山向我走来,鹿踩着轻灵的步子,如精灵般奔跑着……那“嘎吱嘎吱”的踏雪声,进入了我的心。

呵!我明白了,雪的声音,藏在风中,藏在树枝上,藏在小马驹和梅花鹿的蹄子上。

雾气仍未散去,树枝上挂着冰棱,不知为何,想呐喊的心静了下来,我的眼前,仿佛出现了“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的那位老伯和他的孤舟。古人把冰雪世界化作诗篇,谢道韫把雪喻作空中柳絮,岑参将雪看作是那朵朵娇美。雪之曼妙,令人向往。

来不及细想,张开双臂吧,碰触到满是冰霜的空气。终于,我知晓了自己远游的意义:听一听飞雪的声音,让烦躁的心静一静。

想起古人“澡雪”,今日在这世间中,以雪洗身,清净神志。抓起一把松软的雪,靠近胸口。来时的脚印已被雪覆盖,一切似乎都等着重启。

游子在外,与雪相逢。不知雪为何物,直教人安于恬静。

内容推荐

【下一章】             【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