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公岛·屈辱史与强国梦

,我们一家三口沿海北上。一路上,我们欣赏了人间仙境蓬莱阁的如诗如画,饱览了海上奇山崂山的奇特,其中,给我印象最深的还要属那拥有悲壮历史的刘公岛。

站在轮船的甲板上,水天相接处有一座拇指大小的岛屿在碧蓝色波涛中不断摇曳。我知道,那就是刘公岛。看起来,它好像随时都会被海浪吞噬,可在世人心中,它却犹那定海神针一般,永远屹立在众人的心头。

近了,近了!在那湛蓝天空下,矗立着一尊线条粗犷的巨大石像。它的腰板是那样挺直,身姿是那样伟岸,目光是那样的坚定与执着。他手执长筒望远镜,遥望着远方……“丁汝昌!”——“那个不屈的男人!”我在心中呐喊。

上了岛,我不由自主地向他走去,因为,在这个不屈男人的后面,昔日洒满热血的战场,如今建起了甲午战争纪念馆。满怀对勇士的崇高敬意,我缓步走入纪念馆。一件件展品,一幅幅图画,向我讲述了一段段屈辱的历史;邓世昌、丁汝昌、刘步蟾……在我心中树起了一座座丰碑。

“余绝不弃报国之大义,今惟一死以尽臣职”。丁汝昌是这样说的,他也是这样做的。在威海卫之战中,他指挥北洋舰队抗击日军围攻,但未得到上级命令,无奈港内待援,致北洋海军陷入绝境。最后在弹尽粮绝,援军来援的希望破灭之后,丁汝昌拒绝了顾问伊东祐亨的劝降,服毒自尽以谢国人……济远号上,凝望着对面的日敌,因弹药用尽,邓世昌满脸决然,毅然下命,撞向日舰“吉野”……“定远”舰身受重伤,弹药用尽。为使舰只不落敌手,刘步蟾毅然决定沉船。“苟丧舰,必自裁”,就在定远舰沉入祖国海湾内的当晚,刘步蟾,这位海军名将践行了自己的誓言,在刘公岛自杀殉国……

出了纪念馆,我又怀着沉重的心情参观了附近的展览馆。那里展览出了近代打捞出的定远号、济远号、致远号等在甲午战争参战的当代军舰和军舰模型。铁锈斑斑的烟囱,一颗颗充满沧桑气息的炮弹,满是弹孔的甲板威武壮观却残破不堪的舰炮、锅炉,无不使我心情澎湃,感慨万分。那巨大的锚更尤使我心沉重。“1894”、“1895”——铁锚上所刻的这两个黑色的数字让人更是抬不动脚步。因为这几个数字记录刘公岛上,北洋水军那段为抵抗外来侵略者而不惜用自己生命捍卫祖国领土与主权的悲壮历史。

少年智则国智,少年富则国富,少年强则国强。作为21世纪新主人的我们一定要铭记这段屈辱历史,从现在做起,从自己做起,为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为作出自己应有的奉献!


内容推荐

【下一章】             【没有了】